對話國內首例克隆貓主人:擔心性格會和原來不一樣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
  近日  ,一條“克隆貓”的消息上瞭熱搜榜  。

  8月21日  ,國內首隻克隆貓“大蒜”在北京滿月 。“大蒜”是一隻經代孕貓自然分娩的英國短毛貓 ,24歲的溫州委托人黃雨為瞭紀念過世的寵物貓“大蒜”  ,選擇瞭克隆寵物  。

  今年1月9日  ,黃雨正式向北京希諾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提出克隆“大蒜” 。據該公司副總經理王奕寧介紹  ,公司業務以基因技術為基礎  ,對寵物領域有基因檢測、細胞保存以及寵物克隆  。迄今為止  ,共克隆瞭40多隻動物  。

  “四隻代孕貓裡 ,其中一隻在胚胎移植66天後  ,在今年7月21日自然分娩 。”王奕寧告訴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  ,“貓屬於交配才會排卵的動物  ,所以在采集卵子等方面會有一些難度  。而克隆有點像植物的扦插 ,既是前一個生命的延續 ,也是一個獨立的個體  。性格雖基本在基因中就決定瞭  ,但後天環境也有影響  。”

  8月20日 ,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對話克隆貓委托人黃雨  ,他說25萬元克隆費他能接受  ,但擔心克隆貓的性格會和原來不一樣  。

  為什麼克隆寵物  ?

  因為它是傢人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:為什麼想到花25萬元去克隆  ?

  黃雨:“大蒜”骨子裡那與眾不同的靈性  ,是任何一隻貓都取代不瞭的  ,在我心裡是獨一無二的  。因我照顧不周  ,“大蒜”去世  ,我很懊悔  。它去世後幾小時  ,我突然想起2018年  ,我曾在微博上刷到過克隆狗的新聞  。所以 ,我想嘗試一下  ,在我的經濟能力允許的情況下 ,哪怕隻有一點可能性  ,都想去試一下 ,看能不能變出以前的“大蒜”  ,回到我的身邊  。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:當時隻是勉強一試 ,還是寄予瞭厚望  ?

  黃雨:強烈期望  !因為它才離我而去  ,那時候是最傷心的時刻  。它對於我來說  ,是夥伴、是傢人  ,是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 。2017年初 ,我大四的時候一個人去瞭深圳實習  ,有開心也有顧慮  。好在當時“大蒜”陪在我身邊 ,晚上都一起睡 。可以說  ,“大蒜”曾經幫我抵禦孤獨、排解寂寞  。

  25萬元費用貴不貴  ?

  有點開心 ,我是可以接受的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:不少網友好奇為什麼要給它取名“大蒜” ?

  黃雨:我小時候住在外婆傢 ,養好多兔子、鴨子等  ,可是有的會被人偷、被車撞  ,所以想著賤名好養活 ,就給他取瞭“大蒜” 。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:得知克隆貓需要25萬元時 ,你驚訝嗎  ?

  黃雨:對大眾來說 ,花25萬元克隆一隻貓  ,可能理解不瞭  ,包括我周圍的人  ,甚至喜歡“大蒜”的好朋友都勸我不要花這麼多錢 。但我當時知道價格是25萬元時  ,其實是有點開心的  。因為我上網搜索過  ,韓國有傢克隆公司  ,克隆貓狗的具體金額忘瞭  ,大概四五十萬  ,我也一下沒法接受  。相比之下  ,25萬元的價格 ,我是可以接受的 。

  期待克隆的寵物帶來什麼  ?

  雖然外觀還在  ,但不知道它的性格是否和本體一樣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:決定克隆前 ,內心有很掙紮的時候嗎  ?

  黃雨:有 。我心裡也會打鼓  ,時常會想  ,“克隆出來的  ,到底和原來的一樣嗎 ?”“假如和以前的不一樣  ,克隆是不是就毫無意義  ?”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:期待克隆的“大蒜”給自己帶來什麼 ?

  黃雨:說實話  ,我也不太清楚  ,我對這隻克隆貓能否做到像以前對“大蒜”那樣 。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:讓你猶疑的是  ?

  黃雨:猶疑的是  ,雖然外觀還在 ,但我不知道它的性格是否和以前的“大蒜”一樣  。以前“大蒜”的那種靈性能不能被保留 。很多人問我  ,靈性表現在哪裡  ,隻可意會不可言傳 。咨詢瞭他們公司 ,也上網查瞭相關資料瞭解到 ,性格是先天加後天形成的  ,不能保證百分百一樣吧  ,我也糾結瞭很久  ,保存瞭細胞  ,2月交瞭百分之三十的定金  ,八萬多元 。經過瞭一段時間的考慮  ,我還是決定克隆  。

  和以前抱著“大蒜”的感覺一樣嗎  ?

  不敢確定  ,更容易患得患失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:第一次看到“大蒜”的樣子是什麼時候  ?

  黃雨:它出生一個星期  ,我就看到視頻  ,非常開心、激動  。十幾秒的短視頻我看瞭兩三天 。“大蒜”躺在那裡睡覺 ,底下是黑色毛毯  ,它媽媽在旁邊走動 。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:像不像以前的“大蒜”  ?第一次看到它心情如何  ?

  黃雨:第一眼看是很像的 。除瞭下巴上的黑塊沒有瞭  ,其他很像 ,總體沒有太大的差異 。第一次去看它的時候非常激動  ,在工作人員協助下 ,我抱瞭它 ,也摸瞭它  。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:和以前抱著“大蒜”的感覺一樣嗎  ?它親近你嗎  ?

  黃雨:親近吧  。但我跟它是短暫的相處嘛 ,所以我也不敢確定 ,是否感受還是和以前的“大蒜”一樣  ,也更容易患得患失吧  。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 彭莉